办公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办公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禁铝令落地了吗【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6:00:46 阅读: 来源:办公桌厂家

□本报记者 张 昊 乔 宁□  CFP供图  前不久,国家卫生计生委等5部门发布《关于调整含铝食品添加剂使用规定的公告(2014年第8号)》,规定从今年7月1日起,撤销酸性磷酸铝钠、硅铝酸钠和辛烯基琥珀酸铝淀粉等3种食品添加剂,不再允许膨化食品使用含铝食品添加剂。“禁铝令”下,含铝食品添加剂的踪影消失了吗?国人的铝摄入量情况能否有所改善?对含铝食品添加剂的监管是否还有盲区?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展开了调查。

销售和使用几乎未受影响

7月11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北五环附近的一家大型批发市场。在一处批发佐料的小店里,含铝的面食泡打粉种类丰富,有的是“专注于馒头泡打”,有的是烘培“最佳伴侣”,还有的是“炸油条、油饼必备泡打粉”。

小店老板询问得知记者打算开家馒头店后,向记者推荐了一款大包装的香甜泡打粉,告诉记者:“这款卖得特别好,泡打效果好,许多馒头店用的都是这款”。在该泡打粉的包装袋上,记者发现配料中含有硫酸铝铵。记者问是否有适合家用的泡打粉,老板又推荐了另一品牌,这款泡打粉配料中同样含有硫酸铝铵,不过在配料表后面特地标明了“本品铝含量为≤5.0%”。

记者在网上搜索时发现,许多“自发粉”都模糊标注配料含有膨松剂。进一步查询发现,膨松剂是在以小麦粉为主的焙烤食品中添加,使制品具有膨松、柔软或酥脆咸的一类物质。它有碱性膨松剂和复合膨松剂两类,其中复合膨松剂的配方很多,例如其所用酸性物质为有机酸、磷酸氢钙等,产气反应较快,而使用硫酸铝钾、硫酸铝铵等则反应较慢,通常需要在高温时产生作用。

随后,记者还调查了两家超市和两家农贸市场,发现大部分用于制作面点的泡打粉都使用含铝的添加剂。而记者询问售卖馒头、油饼、油条的摊贩主“是否知道含铝添加剂不能用于馒头等面食加工”时,他们都表示并不知情。一位卖馒头的大姐还向记者介绍了发面的关键:“一个是温度要控制好,另一个就是泡打粉的量要够。”

记者接着采访了北京市东城区某单位食堂里的赵师傅。“7月1日之后,蒸馒头、包子不能再用含铝的泡打粉了。”赵师傅娓娓道来。

赵师傅告诉记者,早在几年前,他和同事们就知道“铝吃多了对身体危害很大,容易得老年痴呆症”。因此食堂一直用“老面肥”蒸馒头,从没用过含铝的泡打粉。用“老面肥”发酵是传统工艺,发面时要加碱,碱加多了馒头苦,加少了馒头酸,由于不好掌握,许多人已经改用酵母发酵了,不过为使馒头更松软、卖相更好,外面卖馒头的店一般还是会加入泡打粉发酵。

赵师傅还告诉记者,东城区卫生监督所每年会对辖区内的餐饮从业人员开展一次食品安全知识培训,同时严格查验原料、食品添加剂的进货清单。“那些在家里蒸馒头,推着小车出来卖的流动摊贩,恐怕就不见得像我们一样靠谱了。”赵师傅说。

执行和监管不到位标准再严也没用

国家卫生计生委6月24日公布的《中国居民膳食铝暴露风险评估报告》显示,在新标准执行之前,在所监测的各类食物中,面粉对全人群膳食铝摄入的贡献率最高(44%),其他依次为馒头(24%)、油条(10%)和面条(7%)。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公布一组数字为新规定的出台作注解:“北方六成居民铝摄入量超标,其中4岁~6岁儿童超标比例高达80%。”“北方人群铝摄入量达到暂定每周耐受摄入量(PTWI)的1.5倍。”

新规定除要求撤销酸性磷酸铝钠、硅铝酸钠和辛烯基琥珀酸铝淀粉等3种食品添加剂外,还提出,小麦粉及其制品(除油炸面制品、面糊、裹粉、煎炸粉外)生产中不得使用硫酸铝钾和硫酸铝铵。

此前,曾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担忧,虽然新规定对含铝添加剂使用的限制较多,但是新规定的出台能否降低国人的铝摄入量“仍有待时间验证”。这样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

《中国居民膳食铝暴露风险评估报告》对旧标准和公众铝摄入超量严重之间的关系有这样一段表述:“如果严格执行我国现行食品中每公斤100毫克的铝残留限量标准,即禁止铝含量超过每公斤100毫克的食品在市场上流通,并假设超过限量标准的食品被清除后留下的市场空白由合格食品取代,那么我国全人群、北方和南方地区人群膳食铝的平均摄入量,将分别由现在的每周每公斤体重1.795毫克、3.028毫克和0.699毫克下降至0.796毫克、1.330毫克和0.321毫克;全人群、北方和南方地区人群膳食铝平均摄入量超过PTWI的个体比例,也将分别由32.5%、60.1%和8.0%下降至9.8%、20.9%和1.1%。”

“滥用才是铝摄入过多的关键,“禁铝令”可以算是无奈之举。即使标准收紧,如果标准执行和监管不到位,标准再严又有何用?”该专家表示。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副研究员钟凯也提出,标准的制修订仅仅是保障食品安全的手段之一,以此次含铝添加剂标准的调整为例,还是需要加强监管,保证标准的执行,另外要进行广泛的宣传,让更多人知晓铝摄入过量的危害,不要再为了追求口感,用含铝泡打粉制作面点。

该中心研究员杨大进也向记者透露,2015年的国家食品安全风险监测计划已将铝相关项目纳入,会针对面制食品中含铝添加剂使用标准的跟踪性监测,随后通过对比以往多年积累的数据,来了解新规定颁布后这些食品中铝含量情况的变化,并对将来监管政策的制定提供依据。

小作坊仍是监管难点

无论从记者实地调查还是餐饮从业人员反映的情况来看,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食品摊贩正是含铝添加剂禁用执行链条上的最薄弱一环。路边的馒头店、早餐摊,松软可口的馒头,香喷喷的油饼和油条,在提供方便和保持口感的同时,食品安全风险也随之而来。

去年5月,《食品安全法》修法征求意见期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巡视员李援说,目前我国10人以下的小企业、小作坊占食品生产加工企业总数的60%,虽然市场占有率仅约9.3%,却成为我国食品安全问题的多发点。

“小作坊的特点决定其生产地点流动性大,遍布各个角落,监管人员很难经常性地巡查城乡结合部和广大农村地区,其生产时间往往选择晚上或半夜、凌晨,以避免执法部门的监督检查。”一位食品药品监管人员无奈地说,“由于被查处的概率较小,违法成本远低于违法收益,一部分食品小作坊并不在乎违法”。

对于如何加强小作坊的监督管理,专家的意见也有分歧。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胡颖廉副教授介绍,《食品安全法》修法期间,便有专家建议加大对小作坊、小摊贩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但最终并未入法。有专家提出,小作坊、小摊贩虽然问题较多,但也有其存在的现实合理性。比如,馒头店、早餐摊等多分布在居民区附近,甚至就在居民楼下,满足了老百姓的需求;这类从业主体多是社会底层群体、弱势群体,政府在监管的同时也必须兼顾社会稳定。

从法律层面来说,《食品安全法》规定,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食品摊贩的具体管理办法由省(区、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照本法制定。据不完全统计,《食品安全法》从2009年实施至今,仅宁夏、上海、浙江、黑龙江等极少数省(区、市)颁布了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的地方性法规。今年,陕西、广东刚刚就相关法规公开征求意见。各省饮食文化、食品工业发展水平、食品安全治理模式的不同,也让相关的立法工作迟滞不前。

如何加强对小作坊、小摊贩的监管?胡颖廉对此略显无奈:“真是没有什么好的建议。不过我认为阳光早餐是一个好的尝试。一个大企业将早餐小摊贩收编,配发统一的原材料、统一制服,进行统一管理。”

钟凯认为,解决小作坊的食品安全问题,不能只靠监管。监管和技术部门提供相关培训和支持服务同样重要。

“铝”见不鲜难有舌尖安全

国家卫生计生委等5部门联合发文,要求从今年7月1日起,膨化食品禁止使用含铝食品添加剂,小麦粉及其制品(除油条类油炸面制品、面糊、裹粉、煎炸粉外)生产中不得使用含铝添加剂(即明矾)。

本月初,《温州都市报》记者随机选取13份面制品送检铝残留量。浙江省温州市质量技术监督检测院15日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13个样品均被查出铝残留,最高的铝残留量达570毫克/公斤,最低的为3毫克/公斤。13个样品均被查出铝残留,也就是说被记者随机选中的商家全军覆没。这样的结果恐怕让不少人始料未及,没被选中的是否就不存在铝残留,答案当然不容乐观!既然国家5部门已经有了禁令,一些商家居然置若罔闻,耐人寻味。难道不知情,抑或来不及听从禁令?其实,将近两个月前相关部门就已发出了禁令,提出7月1日是大限,已给商家预留了不短时间。

无视禁令,不外乎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在利益驱动下,担心听从禁令就会蒙受损失。使用含铝添加剂,食品卖相好、松软。对于常常以貌取物的消费者来说,最容易青睐那些卖相好的食品,而卖相不好的食品常常无人问津。另一个原因恐怕是侥幸心理作祟,有的生产者认为即使不听从禁令也没有什么风险。这种推断并非信口开河,如果不是记者暗访,这些违规使用含铝添加剂的商家会被曝光吗?那些没被记者暗访的商家,谁来管一管?

有关部门在监管的路上“不打盹”,商家才不敢乱来,舌尖安全才有保证。铝吃多了会得老年痴呆症,会影响骨骼和神经系统健康,事关公众健康,岂可麻痹大意?对商家纵容,就是对民众不负责任,监管不能有丝毫的延宕,该出手时就要出手。

食品安全离不了“产”和“管”这两个字。中央曾强调,要用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确保广大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如今,标准是有了,有没有被严格遵守呢?还得打个问号。最高法相关部门负责人曾表示:“当前食品安全犯罪易发多发,与一些部门监管不力、行政不作为,一些监管人员玩忽职守、包庇纵容有着较大关系。”

“铝”见不鲜,难有舌尖安全,很显然,光有标准还不行,还需要雷厉风行富有成效的监管兜底,公众才能吃得安心。

摘编自7月17日《温州都市报》

作者:王石川

食品安全标准要接轨监管与处罚更要跟上

近年来,食品安全问题频频曝光。在这背后,标准的滞后是问题频发的诱因之一。明明是有怪味的饮用水,按照相关标准一检测,居然合格;明明是地沟油,按照相关标准来检测,却无法鉴别。类似案例,不胜枚举。这既是一种尴尬,也是一种警示。

在国家卫生计生委6月11日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该委食品安全标准与监测评估司司长苏志介绍,我国2013年已完成对近5000项食品标准的全面清理,2014年将全面启动标准的整合工作,截至目前,已制定公布新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429项。下一步,卫生计生部门将重点执行食品安全标准整合方案。通过两年的努力,使我国食品安全标准体系框架、原则与国际食品法典标准基本一致。

众所周知,食品安全标准是企业进行生产活动的指南针,能促使企业改进生产模式,提高食品质量。国家卫生计生委有意在短期内使我国主要的食品安全指标设置和控制要求符合国际通行做法并适应我国国情,是对民意的积极回应。倘若两年内食品安全标准真能与国际接轨,必然会给舌尖上的安全增加一重保障。

但客观来说,若要彻底改变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现状,标准、监管、处罚一个都不能少。标准与国际接轨固然重要,但毕竟只是一种纸面上的安全,能不能照进现实,还得看与监管、处罚如何对接。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强调食品安全监管以预防为主,特别注重加强源头控制。而欧盟,早在1997年就逐步建立起食品追溯制度,通俗地讲,就是要求食品配有“身份证”。

在处罚上,各国也是各显神通。英国政府规定,食品加工者若在食品安全上出问题,通常会被处以5000英镑罚款或3个月以内监禁。在韩国,生产企业若生产有毒食品,10年内将被禁止营业。在德国、美国等国家,其惩罚性赔偿的额度,足以让生产者倾家荡产。而在加拿大,食品召回管理是最后的防线,一般分为自愿召回和强制召回,后者需食品检验署发布召回令,违反召回令会被视为犯罪。

监管是事中监督,处罚是事后追责,倘若两环都能硬起来,全方位与国际接轨,改善食品安全现状指日可待。

摘编自6月13日《羊城晚报》

作者:龙敏飞

中国居民膳食铝暴露风险评估报告摘编

铝是人体非必需微量元素,食品中使用的含铝添加剂是人类膳食铝暴露的主要来源。铝具有生殖毒性、发育毒性、遗传毒性、神经毒性以及神经发育毒性。其中,神经系统是铝作用的主要靶器官,长期低剂量给予铝可导致大鼠端脑皮质和海马神经细胞损伤,出现类似阿尔茨海默病变化。

鉴于铝摄入过量对健康的危害,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在2011年6月召开的大会上,依据30毫克每日每公斤体重的“未观察到铝不良作用剂量”,将铝的每周暂定耐受摄入量(PTWI)修订为每周每公斤体重2毫克,并撤销先前执行的每周每公斤体重1毫克的PTWI。新的PTWI适用于食品中所有含铝化合物,包括含铝食品添加剂。

我国居民膳食铝摄入量评估结果显示,我国居民膳食铝的平均摄入量为每周每公斤体重1.795毫克,尚未超过PTWI;而高食物量消费人群的膳食铝摄入量为每周每公斤体重7.544毫克,是PTWI的3.8倍。分性别、年龄组的评估结果显示,各年龄组人群的膳食铝平均摄入量总体呈现出随年龄降低而增加的趋势,其中以2岁~3岁年龄组最高,平均为每周每公斤体重2.903毫克,为PTWI的1.5倍。按照膳食铝来源分析,北方地区居民膳食铝摄入量的一半来自面粉,其次是馒头(26%)、油条(9%)和面条(4%),均属于面制品;面粉同样是南方地区居民膳食铝摄入的主要食品来源,但贡献率仅为21%,其他依次是面条(19%)、馒头(14%)、油条(13%)、膨化食品(11%)、海蜇(5%)和粉条(5%)。

报告公布的监测结果显示,在检测的11种食品共6654份样品中,铝的平均含量为303.8毫克/公斤,中位数为57.8毫克/公斤,最高含量达34678.9毫克/公斤。其中全部海蜇样品均可检出铝,且是铝含量最高的食品,平均含量为1391.8毫克/公斤,其次为油条(429.7毫克/公斤)、油饼(221.9毫克/公斤)、麻花(127.7毫克/公斤)和粉条(126.3毫克/公斤)。上述5种食品均有40%以上的样品铝含量超过《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中规定的100毫克每公斤残留限量,单个样品中铝含量最高超标8.8倍(粉条)~346.8倍(海蜇)。值得指出的是,作为我国居民早餐主食的油条,其铝含量无论是平均数还是中位数,均超过国家残留限量标准,分别是残留限量标准的4.3倍和3.4倍。此外,虽然馒头、炸糕、面粉、膨化食品、面包和面条中铝的平均含量未超过残留限量规定,但这些食品中仍有4%~28%的样品铝含量超标。

基于PTWI和各种食品中铝的平均含量,计算一个体重为55公斤成人的常见食品周消费限量(即食用以下数量食品中的一种,其膳食铝摄入就超过了PTWI):79克海蜇、255克油条、496克油饼、861克麻花、871克粉条、1110克馒头、1304克炸糕、2182克膨化食品、3235克面条、3890克面包。折算体重30千克儿童的周消费限量为上述数值的一半,即每天吃一小碟海蜇或2根油条、1张油饼、1包膨化食品、3个馒头,孩子的铝摄入量就超过安全的限量。

梦想总动员之勇闯梦境破解版

娘将天下

彩虹物语手游

滔天传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