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办公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球财经观察3G的各方利益谁在推动3G

发布时间:2020-02-11 02:34:21 阅读: 来源:办公桌厂家

围绕着是否上3G,高枕无忧者有之,枕戈待旦者有之,忐忑不安者亦有之,大家都在探寻自己的利益底线

谁推动3G?

3G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但业界对3G牌照的时间表越来越热衷于猜测,3G也越来越成为一个疲惫的话题。这其间,纷纷扬扬的牌照流言、争斗不休的标准博弈、业务与牌照的“鸡、蛋”之辩,甚至某些厂商汹涌的公关攻势,始终弥漫在3G前夜的喧嚣上空。

然而由于承载了太多的期望,中国3G政策一日不出台,各方力量的博弈与竞争就一日不能停止。

正如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企业管理研究所所长王育民所言,3G不仅仅是技术系统,更像是一个生态系统。3G由许多“物种”组成,包括设备商、运营商、内容提供商以及政府等等,共同组成一个产业生态系统。在这个微妙的生态系统中,价值的分配使他们面临新的考验。虽然同样对3G翘首以盼,但“各有各的心事,各有各的算盘”,高枕无忧者有之,枕戈待旦者有之,忐忑不安者亦有之,大家都在探寻自己的利益底线。

输不起的赌注

在为3G大声疾呼的所有群体中,设备制造商无疑最为敏感而焦虑,他们的声音也最响亮。设备制造商们当然有非常过硬的理由,那就是为3G的标准、技术和设备所投入的巨额资金必须要获得回报,而且越快越好。

就产业市场而言,国内的设备商在2G时代由于起步较晚,错过了大规模投资建设2G网络的时机,市场份额落后于国外厂商,但在3G的研发和生产上,国内厂家已经具有相当实力,迫切需要重新分配市场利益。如果能尽快推动政府开展3G网络的建设,不仅能提高他们在国内通信设备市场的份额,而且有助于走出国门,开拓海外市场。

与此同时,在中国2G市场上赚得盆满钵满的国外通信制造商,由于深受国际电信业低迷之苦,也都视中国的3G市场为其复苏的希望所在,以求抢占更多市场份额,分散自己的财务压力。

“3G越早到来越好,这对网络建设与运营商都有好处。”作为华为负责3G业务的高级副总裁,余承东的观点代表了大多数设备制造商的心声。

海通证券研究报告认为,3G启动的前两年,系统设备商将是大赢家,累计采购额预计达到2130亿元,远高于其他环节的参与者,由3G投资带来的增长率则平均在100%以上。这对于设备商而言,显然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数字。

事实上,华为早在1995年就启动了3G关键技术的研究,据余承东透露,“华为每年投入研发经费的比例超过年销售额的10%,其中超过1/3的研发经费用于3G研究。”按2004年华为全年销售总额462亿元计算,华为2005年继续用于3G的投入还将达到15亿元左右。而这远远没有结束,赌局仍在继续。“这是我们惟一可以和世界著名厂家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的机会。我们希望借助3G创造又一个时代。”余承东说。

不过,巨额投入也伴随着莫大的风险,由于政府迟迟不能发放牌照,在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游戏中,华为骑虎难下,却又不得不每年追加投入巨资,以保证在3G技术上不致于落伍。“没有办法,只能继续争取。”华为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抱怨,“我们的3G设备都卖到国外去了,却没办法在国内落地。”在他看来,华为10年来在3G这个“恐龙项目”上的投资已累计50多亿元,“总该有收获了吧。”

对华为来说,这是一笔不能输也输不起的赌注。

中兴通讯一向以善于捕捉市场机会著称,自然也不会放过即将到来的3G盛宴。在去年的国际通信展上,拥有国内最全面产品线的中兴通讯的展台,几乎成了该公司3G技术和产品的专场展览。这充分显示出该公司对3G的态度已经由观望转向严阵以待。

在这场赌局中,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西门子、高通等国外设备商更是无一缺席,把宝都押在中国市场。业内人士透露,在2004年7月12日,摩托罗拉和浙江省政府签署了一个备忘录。该备忘录中称,一旦3G牌照发放,该省的某移动通信公司将同意由摩托罗拉在其新的演示中心投放3G整体解决方案,并由摩托罗拉为浙江配置3G网络。爱立信则展示了第一款由中国本地研发并生产的WCDMA无线基站,不久前它的中国研发总部大厦在北京中关村也破土动工。作为全球第三大通信集团,重组后的西门子也视中国3G为必争之地,该公司总裁兼CEO韦思德强调,作为能同时提供WCDMA与TD-SCDMA两种3G技术设备的厂商,一旦中国选择混合组网,西门子无疑将更具实力,“我们已经在和多家运营商进行密切接触。”

目前最让设备商难以预测的变数是,运营商格局有可能重新调整合并,无论是“四合二”还是“六合三”,制式的选择都将更加复杂。“每一家设备商都有自己对牌照发放、标准选择的判断,也在设备研发上下了相应赌注,以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诺盛电信咨询高级分析师韩小冰说。

但是,黎明前的黑夜令人备受煎熬。一位国产设备商说,由于局势迟迟不明朗,公司只能在WCDMA、CDMA2000、TD-SCDMA三个制式上广泛布局,“时间拖得越长,花费的成本就越高”。NEC(中国)3G移动终端业务拓展部总经理李亚东表示,一旦中国发放牌照,运营商们决定采用何种3G技术之后,NEC就能够制订出自己确切的计划了。

同样焦急的设备制造商还有大唐集团。作为TD-SCDMA标准的主要提出者,在中国的3G发展之路上,大唐握有至关重要的一张牌,然而这张牌要打好,何时出牌非常关键。

运营商各怀心事

和设备制造商孤注一掷的热情相比,运营商则要冷静得多。自从欧洲运营商过于乐观地接受了3G,从而造成巨大财务负担之后,世界各地的运营商们似乎都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3G并不是一本万利,在推广过程中原来也蕴藏着巨大风险,显然是一盘需要仔细推敲的棋局。

对移动运营商来说,由2G、2.5G向3G系统的演进永远无法以“纸上谈兵”的方式完成,无一不需要大量“真金白银”的付出。海通证券研究所最新研究报告指出,预计中国移动对3G的初期投资在600亿元左右,累计投资将达到1000亿元以上。作为移动市场的既得利益者,中移动当然希望用好、用足现有的GSM网,而不是把钱花在又一轮网络建设上,因为一旦投资失误,电信业特有的全程全网、技术惯性及投资惯性,将使运营商无法停止资金投入,面临巨大的财务和市场压力。而且在现阶段,3G牌照发放得越迟,就越可以把中国电信、中国网通这样强大的竞争对手,阻挡在移动通信市场之外。

因此在韩小冰看来,在已经拥有垄断优势的情况下,中移动并不急于拿到3G牌照。“即便是对3G有所需求,也更多是来自市场压力,而不是它本身。”

自从联通的CDMA网络升级到1X以后,竞争对手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的确给中移动带来了很大压力,来自各省子公司对网络升级的呼声日益高涨。此前有报道称,中移动正在部分地区部署EDGE网络,并在广州和深圳两地进行商用试验。与联通的CDMA1X一样,EDGE同样被称作2.75代网络,虽然目前针对EDGE还有不少质疑,但是借助EDGE网络,中移动的确正在一定程度上推进3G业务的预演。

“我们还不着急,”在采访过程中,中移动一位管理层私下表示,中移动目前还不是最积极的推动者,“但我们会作好各方面的准备。”

虽然同属移动阵营,但与中移动相比,联通面对3G牌照的心理更为微妙。一方面,正如银河证券分析师王国平所言,“联通离3G最近”。从2001年开始,联通在3年时间里建成了全球容量最大的CDMA网络,现在又将CDMA网络全面升级到CDMA1X,虽然联通仍将CDMA1X称为2.75代,但事实上,在ITU(国际电信联盟)所定义的标准里,2.75代网络已被视为3G。

业界普遍认为,这一耗资680亿元的CDMA1X网络使联通在中国3G牌照颁发之前,就已经能提供几乎所有的3G业务。在联通A股增发路演时,也曾经对投资人明确表示,在未来向3G网络演进过程中,联通只需要做一定的网络升级就可以了,整体性投资不会太多。对此,甚至有媒体报道称,“只需12个小时,中国联通就可升级到3G网络。”

如果只有这一张CDMA1X网络的话,联通无疑将处在中国3G时代最有利的位置,但尴尬的是,它同时又拥有一张GSM网络,这为其发展3G增加了某些不确定性。联通目前同时建设GSM、CDMA网络,已经应接不暇,而以联通现有财力和3G投资的巨大额度,届时不可能将两种网络同时升级为3G,“二选一”的结果必然会导致其中一个网络的衰落。“如果按照现有格局继续发展,双网问题在3G时代依然会成为联通的一个困局。”博通智信咨询公司总经理张薇表示。

从联通的角度来看,3G牌照最好在CDMA业务已经成长起来,并产生效益,投资大部分收回之后再发放,这起码还需要2年的时间。而如果像今年以来流行的传言那样,将联通的C网和G网分拆,发放3张3G牌照,更是联通所不愿看到的。

与此同时,像电信和网通这样的固网运营商则对3G牌照态度急切。自2001年之后连续3年,中国固网运营商的业务收入已经陷入低增长的困境,中国电信每年的业务收入增长率,不仅低于中移动和联通的增长速度,而且低于同年GDP的增幅。2005年,由于异质分流、VOIP分流、小灵通增长乏力、宽带竞争激烈,固网运营商将面临更为艰难的局面。苦于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的需要,固网运营商当然希望借助3G进入觊觎已久、增长更快的移动通信市场,“中国电信会积极争取尽快经营移动业务,创造固网与移动之间的协同效应。”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表示。

就目前中国市场移动业务的经营状况看,中国移动很可能会从2.5G的GPRS过渡到3G的WCDMA,中国联通则可能从2.5G的CDMA过渡到3G的CDMA2000,再有1家乣2家则是采用中国自己的TD-SCDMA,这两家很可能是中国电信及中国网通。而从现阶段TD-SCDMA技术成熟度来看,也只有以中国电信雄厚的资金实力,才能够给其发展提供最为强大的运营动力。

诱惑还是困惑

在3G利益纠结的争夺战中,作为通信行业四大环节之一的SP(增值服务提供商)们却似乎坐怀不乱,一反他们在2G时代的争先恐后。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人士一语道破天机,此前在力推2.5G业务时,一些SP 们开发的业务因种种原因搁浅,而运营商们却采取“旱涝保收”的态度,让内容服务商承担了大部分损失。说白了,内容服务商们之所以在3G这个话题面前选择沉默,是因为增值业务提供商和电信运营商的互动作用还远没有发挥出来,导致研发和用户需求脱节。

“对内容提供商来说,目前开展的短信、铃声下载、WAP等业务,无所谓3G,现在的网络已经足够用。”Gartner(中国)通信分析师沈哲怡称,“当然从长远来说,在3G时代可以开发更加高级的功能,但到底能给SP带来多大帮助,因果关系还不是特别明显。所以他们目前不是特别迫切。”

3G是一场非常复杂的战争,需要各个环节都协调好,在这样一个环环相扣的链条上,处于产业链下游的SP和最终用户恰恰是最被动的。从目前国内的情况看,最关键的3G牌照发放日期和数量尚不明确,3G用户基数完全为0,在这种状况下,SP们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同时把手上的2.5G、2G业务做好。毕竟,3G的推进是循序渐进的,2.5G下的很多应用如彩信、Java游戏在短时间内还能赚钱。

所以“如果3G上马,全国这么多家SP有几家能顺应市场生存?或者说有几家现在就准备好了迎接3G?”这也是让众多SP对3G盛宴作壁上观的主要原因。

不过,王雷雷掌舵的TOM在线并不这样认为。“真正的互联网无线时代应该是3G与互联网的结合,”王雷雷认为,“我们会一直配合与跟进运营商的3G业务发展。”显然,拥有和记黄埔背景的TOM在线公司,已经在部署自己的3G道路。据王雷雷介绍,TOM在线在和黄的3G平台上已经有超过3年的运营经验,一旦时机成熟,和黄在3G上积累的经验、资源与TOM的增值服务将会产生协同作用。

搜狐4月底发布的2005年一季度财报也显示,公司无线服务收入达到600万美元,而其中WAP服务的增长幅度高达38%。在此之前,对于收购WAP网站goodfeel,以及地图服务公司图形天下,搜狐CEO张朝阳均称,“这些都是在为未来的3G时代作部署。”但他同时表示,目前3G形势还不太明朗,所以并没有制定具体策略。

“标准悬而未决,是我们没有真刀真枪实干的最大原因。”掌上灵通总裁杨镭也认为,“几大标准都有可能成为最终标准,到时候我们究竟要适应哪一个,还是未知数,我们当然不会为所有业务都下‘赌注’。”

针对这种情况,IDC(中国)分析师陈旭认为,一旦3G牌照尘埃落定,SP跟进的速度应该是比较快的。“对SP来说,还有一定的时间,况且他们现在做的业务和未来的3G业务,有很大的传承性与延续性。”

柚木提娜番号

抒情散文阅读

成语大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