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办公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2-(XINWE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8:19 阅读: 来源:办公桌厂家

白绫一出,原本晴好的天空,顿时北风呼啸,白雪飘零。

本是软物,一掷一挥间,不亚于一柄灵剑。这等昆仑圣物,据说乃上古神器之一。

此物能呼唤风雪,让人瞬间闭塞五识,死于无形。

紫樱自然不甘示弱,紫衣一晃,万千朵紫色樱花,迎着漫天的雪花飞舞,那樱花在空中旋转,转眼化成数千枚花针,齐刷刷朝夏满秋杀去。

夏满秋这才发现紫樱的原身是一朵紫色樱花。

不由勾嘴轻笑,手中雪绫屈转,已成一把锋利的银剑。她暗自念诀,强大的剑气瞬间将那些花针挡回。

紫樱不敌,被夏满秋剑气震伤。就在夏满秋自以为可以将紫樱拿下时,她指尖一弹,一枚紫色花针,瞬间射在夏满秋手臂上。

夏满秋没想到这妖姬如此歹毒,明的打不过居然玩偷袭。

受伤的手臂一阵酸麻,继而像小蛇般啃咬着肌肤,火辣的难受。

夏满秋瞪了眼紫樱,另一只手,挥出一掌,朝紫樱劈去。

这一掌,用了八成功力,紫樱哪里挡得过,被瞬得五脏碎裂,继而逃之夭夭。

夏满秋如此这一动,不免加快了体内的毒,顿觉体内燥热难抑,只觉有千万条蛇在体内躁动啃咬。

身体灼热的如同置身于火海,她难受地俯在冰冷的地面上,将自己埋于厚厚的冰雪中,即便如此,仍难抵挡体内毒素的侵扰,不出一会汗水湿透了衣衫。

神智一点点在抽离,隐约间,她看见了天齐灏赶了来,忙朝他伸手求救。

天齐灏瞧着瑟成一团的女人,俊眉紧蹙。

将她衣袖捋起,运功将她臂上的毒针逼了出来。

即便这样毒素已侵入她的五脏六腑,他忙给她喂了颗丹丸。

这丹丸乃忘尤所练,据说危难时,能护住魂魄,减轻痛苦。

可他哪知,紫樱的毒针里除了毒外,还有“幻情蛊”,毒倒易解,可那蛊却非一般的药物能解。

中此蛊者,能催发体内隐藏的情愫,将身旁任何人当成自己的意中人。

果然昏迷中的夏满秋突然翕开眼,不过她的瞳仁不是黑的,而是那种不正常的红,如同中了媚术,迷失了心智。

在她眼里天齐灏俨然成了她朝思暮想的大师兄宫香珏。

“怎么才回来,人家好想你!”夏满秋朝天齐灏贴了上去,双手圈住他的脖颈,动作亲昵,言语温和。

天齐灏身躯一僵。

这女人怎像中了媚毒,脸这么红,这么烫,连同声音也这般娇柔,听得他骨头都快酥了。不过他还是喜欢这样的她,本来么,女人就该温柔些。

什么喜欢她?他定是疯了!这女人怎么看都像母夜叉!谁娶了她,谁倒霉!

天齐灏赶忙离夏满秋远些,不过夏满秋的力气大,圈着他脖子的手,都么都掰不开。

天齐灏汗颜。

这到底是不是个女人啊,怎力气比他还要大!

他恼怒,掰不开她也就算,软玉在怀,他体内竟不知不觉有了反应。

他还是清纯的小帅哥一枚,对于这种事,他虽没干过,但他师父逍遥尊者,是个亦正亦邪之人,门下藏书诸多,什么类的书都有。他闲来无事,将那些书一一翻遍,其中不乏那些春宫,风花雪月的,他从中也知一二,不过真正到了实践的时候,仍不免有些慌张。

怀里夏满秋在蛊毒的催使下,倒比平日温柔了许多。

天齐灏又岂知,此时他在夏满秋眼里,已成了宫香珏。

“别动嘛!”夏满秋嘟嘴撒娇,样子显得有些可爱。

天齐灏这才发现,怀里的女人,两颊彤红,双眼迷离间,一张樱唇娇艳欲滴,一张一翕,气若幽兰。

不由心跳加速。

细柔的声音带着清淡的菊花香如秋风拂过鼻翼,让人心旷神怡。

天齐灏适才想起,夏满秋的原身是朵绿菊,只因万年前,瑶池碧园毁于一场天火,那场火殃及了诸多神花神草,唯有她在那场大火中挺过来。被仙界认为是难得的灵花,待她开了灵智,拜于玉虚子门下。

细算来,她比他可要大多了,这个亏他吃大了!

正在走神间,心口一凉,不知何时,衣带已被她扯开。

柔若无骨的纤纤细指,轻挠在他胸前,触电般的酥麻直入他心魂。

到底是热血男儿,难里经得起这般绕指柔。

“夏……满秋!你可知自己在干什么?”天齐灏忍住心底澎湃不息的燥热,连声音都在打颤。一把捏住怀中人的下巴,让她正视自己。

“知道!给我吧!”她娇笑盈盈,菊香四溢间,若有若无的侵入天齐灏心间。

天齐灏极力压制,那急速膨胀的血脉。

“可别后悔了!”

“不后悔!”她呼吸气促,连呼出的气都是滚热的,不时在他鼻前蹭来蹭去。

微闭的眼眸,覆着一层细密的羽睫,时不时扫过他的鼻梁和喉结,痒痒软软的。

一寸一寸侵蚀着他的心魂,他终于无了理智,开始亲吻怀中的人儿。

她很甜,远比外表看起来诱人的多,一经沾染,就再无放开的可能。舌头霸道地直攻入她口中,与她那慌乱急切又不知所措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

她看起来很急切,明明没有经验,却想直奔主题。

惹得他低低一笑,咬住她娇嫩的耳垂道:“这种事怎好让女人主动!”

这里是荒郊野外,她是第一次,他也是第一次,如此美好的事,他自然不想亏待自己。

素指一点,周身已结起一道白蒙蒙的结界,如同帐纱一般将里面的春光遮掩。

柔软的云床上,她媚眼如丝,一头墨发如瀑般披散在榻上,占了半张床。

他不得不承认,其实她很美,若不是平日性子强硬,让人不敢正视,这个女人应是相当迷人的,比起他那妹子也不承让多少。

“秋儿!”他柔柔地唤她。

做这种事,自然少不了些情调,他还是第一次这般唤她,竟觉得唤得这般自然,连心都是暖暖柔柔的。

“嗯!”她回应他,像是高兴,又像是在邀请。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一会还有,追文的亲该出来走场了哈!

承德DN600聚乙烯塑钢缠绕管使用寿命长

油漆进口报关北京危险品进口清关操作流程

注浆管厂家甘肃可重复注浆管

马关县工字钢九成新

氯丁胶乳水泥、包运输氯丁胶乳水泥;包送货上门

马路扫路车多少钱卖多少钱

热式流量计太原电磁流量计工厂

汉阳区配电房绝缘工具预防性检测机构

郑州挡烟垂壁施工想了解的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