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办公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千余名海娜号邮轮滞留游客乘机回国

发布时间:2020-07-13 14:31:09 阅读: 来源:办公桌厂家

当地时间15日22时43分,由中国海航派出运送“海娜号”邮轮滞留乘客的第5架次飞机从韩国济州国际机场起飞,至此共有1100余名船上游客离开济州岛回国。

据中国驻济州总领馆方面的消息,当天海航共派出了5架次运送滞留游客回国的飞机。余下的500多名游客大部分将随“海娜号”一起回国,另有小部分游客将自行办理入境手续留下来继续游玩。

总领馆的陈俊杰领事告诉记者,最快的情况下“海娜号”在缴纳完保释金后,16日即可启程回国,但由于存在多种未知因素,具体的启程时间尚未能确定。

当日下午记者在“海娜号”邮轮停泊的济州港看到陆续有拎着行李的游客离开邮轮,韩国警察、海关工作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虽然有些游客对此次事件抱怨不迭,但得知能够尽快回国后,大部分游客表情轻松。

“海娜号”是中国海航旅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豪华邮轮。该邮轮13日16时驶离韩国济州港时遭当地一家法院扣押,船上2300多人,包括1659名游客滞留船上。据海航集团确认,因与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沙钢船务有限公司存在法律纠纷,沙钢方面通过韩国国内的代理公司向韩国济州地方法院提起诉讼,韩国法院受理后对“海娜号”进行了扣留。

中国驻韩国大使馆获悉这一事件后,立即启动应急机制,并会同中国驻济州总领馆推动韩方妥善处理纠纷,尽快放船,同时安抚滞留游客,尽可能为他们提供各种便利。在得知国内派包机来韩接滞留游客后,使馆与韩国外交部等有关部门积极沟通,推动韩方在最短时间内办妥飞行许可等相关手续,让滞留游客尽早回国。(记者张青 姚琪琳)

相关报道:

补偿:两套方案任选一

昨天,海航提出两套补偿方案,一是海航旅业根据游客舱房类型的不同,内舱游客每人可补偿2000元人民币,海景房游客每人补偿2300元人民币;二是游客可选择一张免费的“海娜号”邮轮船票。两套方案任选其一。

海航邮轮游艇公司董事长韩录海介绍说,海航计划分两批次、一共出动八架飞机将滞留旅客全部接回。但由于受到航权及时刻的影响,第一架航班昨日10时许才起飞。记者了解到,昨日17时30分许,海航第五架航班已飞往济州。五架航班共接回旅客1121人。

韩录海表示,海航计划将所有旅客于昨日全部接回国内,但是由于有些旅客还有自己的要求,也许会坐船回国,另外济州国际机场22时以后宵禁,所以海航昨日无法如期按计划将旅客全部接回,今天将继续安排飞机前往接滞留旅客。

据记者了解,虽然海航给出了两种补偿方案,但是仍有部分旅客不太满意。韩录海并没有透露这部分旅客的具体要求,但表示将继续与旅客沟通。

■各方说法

海航旅业:韩方应向滞留旅客道歉

海航旅业表示,此次事件是沙钢船务有限公司以法律纠纷为由,向济州地方法院申请扣押船舶。海航集团收到通知后,于9月14日凌晨3点,将折合1688万元人民币的保证金支付到韩国当地律师账户,但韩国济州法院以下班且适逢周末等借口,致使保证金无法及时支付至法院账户,邮轮无法解扣。

海航旅业表示,大新华轮船与沙钢船务之间的纠纷是正常的经济纠纷,且当事各方已约定适用英国法律,由英国法院管辖。沙钢船务在管辖法院尚未作出判决的情况下,通过济州法院扣留“海娜号”邮轮,导致中国游客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危害了中国公民人身财产安全,涉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韩国法院在没有管辖权、没有扣船依据的情况下,仅凭一纸保函,对非涉案船只乃至非涉案当事人名下资产强行进行扣押,严重侵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权益。

海航旅业董事长张岭昨天就“海娜号”滞留事件韩方的不作为举措表示强烈抗议。同时,他代表海航旅业向韩方提出要求,要求韩方应该向滞留旅客道歉,并敦促尽快放行“海娜号”邮轮。

韩国非“扣船公约缔约国”无权扣船

海航旅业董事长张岭表示,济州法院无权扣留“海娜号”邮轮,因为韩国不是《1999年国际扣船公约》的缔约国,济州法院不能依国际公约扣船。当事人均非韩国国内当事人,双方也约定了在英国法院处理纠纷,韩国济州法院对此案没有管辖权。“这一事件济州法院可谓处心积虑,从时间选择,到突然启动、突然发难,而且在星期五下午下班时扣船,导致我们的保证金无法及时支付到济州法院账户,邮轮无法解扣。”

一位法律方面专家昨日告诉记者,此前,曾出现过扣押货船的案例,但是扣押载有游客的邮轮在中国尚属首例。

昨天,记者从沙钢船务了解到,同样是因为经济纠纷,沙钢船务于2011年3月在印度扣押海航集团子公司的一艘海峡型船舶“Bulk Peace”,大新华和海航集团迫于压力支付了第一个和第二个伦敦海事仲裁委员会裁决令的欠付租金。那么海航旅业对于“海娜号”的出行是否有预防呢?张岭表示,从历史上来看,从没有扣押过邮轮的记录。

沙钢船务:申请的是扣船而不是扣留游客

昨日,沙钢船务发表声明阐述其与江苏沙钢集团、海航旅业之间的关系与纠纷。

沙钢船务在声明中称,沙钢船务是一家于2004年在香港注册的航运公司,并已不再是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企业。声明称2008年8月6日,沙钢船务与海航集团下属的同为注册在香港的大新华轮船有限公司签订了租船协议,即沙钢船务出租一条好望角型巨轮给大新华公司,海航集团为大新华公司出具了担保函。该邮轮于2010年4月20日交给大新华公司,但大新华公司于2010年12月起就拖欠直至停付租金。

对此,沙钢船务根据合同约定,向英国伦敦仲裁庭提交了仲裁申请。2012年11月2日,仲裁庭裁决大新华公司须支付沙钢船务5837.57万美元。目前,大新华公司因拖欠多方租金已在香港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而海航集团作为担保人必须履行担保责任。

沙钢船务为此多次同海航集团沟通,但海航集团拒不履行。沙钢船务不得不在全球范围内追索海航集团资产。2013年8月底向韩国济州地方法院提交了扣押海航集团资产的申请。

沙钢船务表示,对因该邮轮被韩国济州地方法院扣押而造成的游客不便,沙钢船务深表歉意。沙钢船务认为,公司申请的是扣押邮轮,而不是扣留游客,并表示愿意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妥善处置游客滞留问题。(北京晨报记者 吴婷婷 韩娜)

评论:公司纠纷怎能殃及邮轮游客

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利,是法律所允许和保障的,但这样做的前提,是不损害第三方的正当权利、利益。

搭乘中国邮轮“海娜号”1659名游客,以及船上的650名船员出航前恐再也未曾想到,他们旅程刚进行到一半,船就被扣在韩国济州。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整个事件中出面“扣船”的韩国济州地方法院,仅仅是个接受申请、代为执行的经办方。这起在境外发生的事件,完全是中国企业之间的纠纷所致。据报道,事件起因是海航旗下的大新华轮船和江苏沙钢旗下沙钢船务间发生经济纠纷,后者以法律纠纷为由,向济州地方法院提出“扣船”申请。

不管大新华-沙钢间的经济纠纷谁曲谁直,在协商无效的情况下诉诸法律途径裁决,都是企业的合法权利,是无可厚非的;解决这一纠纷却选择了直接当事企业以外、同一集团旗下正在境外航行的游船做扣押目标,则显得另类。

上千游客旅行被中断,金钱、时间上的损失一望可知,而精神上的损失则无从估量,对此,当事方“扣的是船,人是自由的”说法既不负责任,也极不明智:很显然,在事先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被甩在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且四面环海的孤岛,所谓“自由”又值几何?

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利,是法律所允许和保障的,但这样做的前提,是不损害第三方的正当权利、利益。不难看出,在“海娜号”事件中,无辜被损害正当权利、利益的“第三方”不仅确实存在,而且人数众多。这不仅构成对这些“第三方”的伤害,所产生的连带舆论、社会效应,也会让相关企业声誉受损。

在整个滞留期间,“海娜号”部分船员已知道内情,却选择了对游客隐瞒真相,这本身既不利于事态缓和,也进一步损害了游客利益,影响了游客情绪,致使部分游客在网络上发出激愤之语,导致事态扩大。

事发日正逢韩国公休日,据称保证金缴纳、结汇等手续的办理受到影响。不论此事真伪,由此导致数千名游客滞留境外本身,都是相关企业的责任,正如当事方自己所承认的“游客不是被扣一方”。既然如此,当事方就有义务避免游客被殃及,并早日设法结束此事,是否缴纳保证金、是否按时结汇,法律上只涉及被扣的船,而不可能涉及“不是被扣一方”的游客,以此为自己不及时作为的遁词,是不负责任、也毫无意义的。

据悉海航方面已派出包机接回游客,这是个迟到的好消息。

两公司间的经济纠纷,应循正常法律渠道,谋求合法解决。官司在哪里打,何时打,怎么打,都是两公司间的事,但绝不应累及和两公司间纠纷全无关系的无辜者。必须指出,两公司间的此次境外法律纠纷,客观上已构成对众多第三方有形、无形利益的损害,这数以千计的“第三方”同样有权就此提起诉讼,要求赔偿。

“海娜号”事件是较典型的“神仙打架”案例,且因是发生在境外,牵扯的无辜者又数量众多而轰动。这类案件今后恐怕还会发生,甚至随着时代的发展,可能有增多趋势。因此,必须将此次事件的解决,办成一个典范,以为来者诫,以为后世法。(新京报)

阳泉设计西服

河池西装订制

温州西服制作

瑞昌西服订制

相关阅读